文青访谈第四期||写作是最值得坚持的事(沈征)

主持人:红衣

受访人:沈征

时间:2020.1.11

红衣:“文青”这个词已经不新鲜了,那么你是如何理解“文青”这个词的?你又觉得什么样的人可以归为“文青”?你是“文青”吗?

沈:“文青”一词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词语,更具有丰富的内涵。“文青”是一类人的代表,即广泛活跃在文学舞台上的当代文学青年代表。在我看来,热爱读书,衷于写作,对文学怀有热忱,用文字记录生活,留住感动,用笔反映现实,以真实为创作原则并坚持不懈地在文学这条道路上勇往直前的文学青年都可以称之为“文青”。从读书和写作方面来讲我本人算得上是一位对文学、写作怀有热忱的“文青”。

红衣:你觉得什么是文学?文学和和其他艺术形式有什么联系和区别吗?

沈:文学是用语言文字对作家(写作者)生活、现实的一种反映,无论是在小说、散文、戏剧还是诗歌上。往往通过作品可以反映作者的情感、写作风格等内容,即为个人眼中的文学。而我认为他们之间的联系:无论哪种艺术形式都是对现实的一种反映,为社会、为人民大众所服务的不同呈现。文学与其他艺术形式之间也是相互补充、互为影响的一种存在。他们区别在于: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方式不同;体裁类型不同等等。

红衣:每个人都有些与众不同的童年与家庭生活,这些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吗?随着年龄的增长,你面临的学校、社会生活与你的父辈有何不同?你对于这个不能离弃的世界怎么看?

沈:从小到大父母就特别支持我自己看书,凡是买书的钱从来不会节省,更是支持自己写作。在小学、初中就获得一系列的荣誉证书,这无疑是来自家庭对我写作的影响。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条件与父辈相比也有了明显改善,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精神文化生活方面。随着时代的发展,学校、社会以及各方面都更加重视阅读、写作能力的提升。对于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我们不能离弃也应该与时俱进,不断从各方面提升自己的能力去更好地适应这个时代。

红衣:很多从事写作的都会有一个笔名,比如鲁迅、莫言、路遥、巴金,等等,那么笔名是否意味着是写作者进入写作的一种暗示?笔名是否又影响着写作者的写作风格?你有笔名吗?(或你为何会选择用真实姓名进行创作?)

沈:以沈夏儿作为笔名的初衷其实很简单,自己姓氏为沈,偏偏又独爱“夏”字,夏在自己眼中蕴含着生机、清凉、鱼戏荷叶的欢乐,生命的气息随处跳动。但以沈夏为笔名显得单调也不能体现自己想表达灵动的想法。故为了表现女孩儿的小俏皮,灵动之美,特地加入“儿”字,取笔名为“沈夏儿”,所以算不上是暗示却可以算得上是对自己创作风格和方向的一种定位和表达。笔名的选取偶然之中又饱含了必然,沈夏儿是在真实故事表达中富含情之美的笔名,也影响和反映着自己创作风格的一种体现:创作真实、风格柔美却又不失打动人心的坚韧感。

红衣:当今是互联网的时代,各种信息纷繁复杂。那么你是如何看待如今这个互联网时代的?你喜欢这个时代吗?

沈: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我是喜欢这个时代的。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信息高度传递的时代,具有便捷、快速等多方面的特点,打破了以往信息传递的局限,推动了各方面的发展,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但优点存在的同时必然会存在一定的缺陷,如虚假信息的盛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擦亮眼睛,学会辨别信息的真实性,努力做到不信谣不传谣,对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做一个新时代的文明网络者。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也推动了文学的发展,尤其是网络文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一个文学者都应坚持创作真实,共同维护互联网时代下文学的纯洁性。

红衣:你平时喜欢听音乐、旅游吗?音乐和旅游对你的创作有影响吗?你平时创作的素材都是从哪里来的?

沈:音乐是生活的一部分,开心、难过都少不了音乐的陪伴。音乐和旅游对自己的创作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音乐让自己身心愉悦,在好的环境中进行创作;旅游会为自己的创作提供素材且保证了素材的真实性。所以,除了热爱读书、运动之外,音乐、旅游也是自己的两大爱好之。源于生活,坚持真实是个人写作以来一直所遵循的原则。“处处留心皆学问”,生活是最好的素材,我的写作一直是以自己的日常生活以及周边朋友的故事为题材。关于爱情、友情、亲情,亦或是奋斗、青春,年代小说等等。

红衣: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到: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相信在生活中你也会选择很多的娱乐方式,比如游戏,电影,电视剧,等等。那么你平常都有哪些娱乐方式?你觉得什么算是娱乐?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沈:谈起娱乐方式,我想应该是挺多的。听音乐,运动,阅读,看新闻周刊,关注时事热点事件以及追各种有年代感的剧都是我的娱乐方式。在我看来,娱乐是一种让自己身心放松的方式,无论采取哪种都可以。不同性格的人会有不同的娱乐方式,对于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些娱乐方式不应该仅仅是单纯娱乐,多多少少都应该获得一些收获,无论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娱乐至死》中曾提到“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对于这个观点我不完全认同。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今时代下娱乐事业(此娱乐彼娱乐)的发展蒸蒸日上,但这并不代表娱乐将掌控人类的一切,最后让我们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人类是最伟大的生物,有着自己的思维、想法,娱乐只是为人类服务的一种附庸。面对这么有思想的人类,人类自己完全可以分清孰轻孰重,不会让娱乐占据自己的生活,而是通过娱乐缓解压力,获得身心愉悦。

红衣:你的写作始于哪一年,缘何写作?你的写作量大吗?你觉得写作给你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沈:从小学就开始接触写作了,小学、初中也曾获得过一些奖项。要说真正开始写作应该算是高三那年,在紧张的学习生活中班主任举行了轮流式演讲比赛,每次活动自己都是用心去写,用心去演讲最后取得了大家的认可。那次的经历让我坚定了写作的想法,在等待高考成绩的那些日子,开始了写作。就写作量的话,一般都是学习之余写的,从大学到现在大概写了80多篇,有长有短,类型各异,算不上多也算不上少。

随着周边好友的肯定、鼓励一直在坚持,进入大学后平台更加广阔了,文学社团、高校文联、再到青作协等。在写作这个过程中,给我最大的影响是结交了无数志同道合的文学爱好者,共同交流、学习、进步。同时,提升了自己的自信心和对文学更加深入的了解、热爱,坚定了在文学这条道路上走下去。无关其他,只因兴趣。

红衣:作为一个热爱文学创作的人,想必你也会喜欢读书。那么,你认为需要读哪些书?平时你又是怎么样读书的?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最喜欢的作品又是哪一部?为什么?

沈:我喜欢读书,因为读书是一件让我觉得快乐的事儿。尤其是大学选择汉语言文学这个专业后,愈发喜欢读书,从名著、小说到诗经、文心雕龙等论著皆有所涉猎,读书,自然要读好书。好书,可以是名著也可以是带给自己启发的非名著。衡量好书的标准,不在于是否是名著,只有适合自己当下生活需要的才是最好的,最应该去读的书。

我最喜欢的作家是霍达,在他的众多作品中最喜欢的是名著《穆斯林的葬礼》。这部作品向读者展现出了最纯洁的梦想、最凄美的爱情、最痛楚的命运,作品中所蕴含的的悲剧美极具震撼人心。同时,展现了风土人情以及文化之美等。

红衣:作为一个女性创作者,你认为女性在创作上和男性有什么区别?你又是为何而创作的?目前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篇?

沈:首先,女性在创作情感上所体现的柔情、细腻美是与男性创作者的最大区别。其次,在创作意象上女性更倾向于选取细微意象,产生心理与心理若真若幻距离美。最后,在创作语言上女性往往选取平淡自然的语言展现心中的之情,体现创作者风格,我因一次偶然的演讲开始了自己的写作道路。在进入大学后,文学社团的接触、高校文联及其青作协的接触,广大文学爱好者的鼓励令我坚持创作。曾写过各种体裁的文体,如:新闻稿、活动总结、策划方案、小说、故事等。最令自己满意的应该是时代小说和故事这两种体裁了。如果问我最满意的一篇是什么?莫过于时代小说中的《慎思 谨行》了。该小说由热点新闻引发的构思,讲述了女大学生被拐骗的故事,以及女主人公最后所做出的抉择。

红衣:最后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和李叔同先生有关。在李叔同先生出家后他的妻子追到寺外说了一句话,“慈悲对世人,为何独伤我”。同样虔诚信仰佛教,和仓央嘉措相比,李叔同先生的选择似乎截然相反,对此你怎么看?你又是如何评价他们两人的?

沈:首先对于二者的选择,我皆是持肯定态度的,每个人所追逐的理想、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可能完全相同,性格、目标、人生方向等多方面的因素导致了选择及结果的不同。故此对于二者的选择我选择支持和理解。李叔同先生在佛学研究、戏曲成就、绘画艺术、书法纂刻、音乐等多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先生这些成就的取得,很多都是放弃家庭,皈依佛门之后潜心研究得来的。所以我认为先生是舍小家成大家,亦或是看破因果选择立地成佛,用佛法给社会积极影响。先生的选择对于妻子是残酷的,对于世人却是伟大的,先生自身也将佛法诠释到了淋漓尽致。

仓央嘉措是我最喜欢的一位诗人。他的一生,对于世俗权利毫无眷恋,一心追逐所爱的佛法、爱情。很多情况下对于爱情的追求无果,却依旧坚持。他的诗,感情细腻真挚,充满了对自由的向往,对爱情的渴望。这种对自由的向往、爱情的渴望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心中有梦的人学习。

综上,则为个人对文学的一些见解和想法,如有不妥之处,敬请谅解。

沈征,笔名沈夏儿,出生于河南社旗,现大三汉语言专业学生,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信阳市高校文学社团联合会主席、信阳学院风华文学社副社长兼主编,制作风华专题期刊《匆匆那夏》、现为渌水诗社会员、长河签约作家、半朵中文网签约作家、河南墨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9——2020年度签约作家,作品见于《风华》、《农苑文学》、《青少年作家》等,其作品《善缘》、《不一样的大二生活》、《关于我们》、《腾飞的中国》获得一系列奖项。学业上,荣获“国家励志奖学金”、“校级二等奖学金”、多次荣获“优秀学生”、“优秀社团干部”、“优秀共青团员”、“先进个人”、“社团积极分子”等一系列荣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四期||写作是最值得坚持的事(沈征)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