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访谈第三十三期||陈宇轩

徐:人人都应有一种深厚的兴趣或嗜好,以丰富心灵,为生活添加滋味。那么陈宇轩你最喜欢的是哪个作家,是他的哪个作品吸引了你?你是如何解读这个作品的?

陈:实际上我喜欢的作家并不多,都可以作为“最喜欢的作家”人选,但是如若就影响力而言,我认为陈彦先生最为合适。陈彦所撰写的《主角》一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我以小人物在时代背景下起落浮沉的沉重与人生境界变迁的细腻体验。《主角》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在其中陈彦先生以细腻的笔触尽态极妍地叙述了秦腔名伶忆秦娥的兴衰际遇与起起落落,通过不同角色在时代变迁中命运遭际的不同于人世的大热闹之中写出了千秋岁月的大静。在虚虚实实戏里戏外诠释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叹惋。我曾固执地认为好作品当以高雅的语言来表达,通过之乎者也式的拼凑来营造所谓高深笔力的错觉。而我在品读陈彦先生的一系列作品之后方才感知到何谓接地气、何谓风土人情。从那之后我的作品便不再囿于固定的样式,我热衷于阳春白雪,但我亦深爱下里巴人。我尝试在作品中引用方言和俚语,以帮助角色回归最本真的样貌。这是我所获得的宝藏。


徐:幸福越与人分享,它的价值越增加。你写出笔酣墨饱的作品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值得分享,可以给我们分享两个你认为写的比较满意的文章吗?

陈:若要说使我满意的作品,兴许它仍在路上,又或许永远不会出现,但就此阶段而言使我有所得有所感的便是《动物园》和《遇》,在抒写它们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得,特与大家分享。
《遇》
街上遇到个人,本不认识。
那人停下脚步,指着我大笑。我不解,面子挂不住,于是一面指着他,一面掩住嘴大笑。
哈哈哈哈,他笑。
呵呵呵呵,我笑。
人流清淤一般奔流着,我和那人像河床突兀的石头,水流自顾自留着,给我们留下空间。
哈哈哈,他笑。
呵呵呵,我笑。
有人驻足,手里提着公文包的,手里拎着生鲜超市果蔬袋的,手里捧着大束鲜花的。
人多了起来,有人跟着发笑,有人同身旁的伴侣窃窃私语。
哈哈,他笑。
呵呵,我笑。
哈哈哈,呵呵呵,周遭有的人笑,他们指着我们如同那人指着我、我指着那人一般。
一层又一层,蜂巢筑起。
有人扛着摄像机来了,有人端着身段接受采访。
电视节目同步播出了,我们在电视机里笑。
哈哈哈哈,他笑。
呵呵呵呵,我笑。
主持人播报时也在笑,哈哈哈哈。
观众们在茶余饭后观看了新闻,也随着随着我们发笑的主持人的笑而笑。
我们的城市因此摘得幸福指数最高城市的称号。
主办方有人来采访我们。
我和那人对着镜头,依旧兀自指着对方在笑。
哈哈哈,他笑。
呵呵呵,我笑。
好极了。记者们走了,他们沿途也在笑。
那人的笑声突然停了。
你笑什么,他问。
你笑什么,我问。
半晌以后,我们又回到人流中去了。
我们曾经是大功臣。
《动物园》
他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
他住着蜂的巢;他像长颈鹿只以合欢树叶为食般对日常的食物有着别样的挑剔和执着;他专注于工作和生活品质,屎壳郎也这般专注于粪球;他是有着精致曼妙尾翎的孔雀,享受着雌性的青睐和赞赏——虽然他早已成婚。
蜂巢?那是前任蜂王的财产。伴侣?那是蜂后精挑细选下的绝佳对象。膝下的儿女?不过是多次查验筛选后的杰作。
长颈鹿在啃食着合欢树叶,在低矮的众生中矗立、品尝着独有的美食,他却是没有半分优越感的。
屎壳郎鼓捣着粪球,相较于其他的从无到有屎壳郎,他出生便伴随着一颗巨大的粪球,纵使他须得花费更多的气力去推动。
孔雀开了屏,尾翎修长、花纹精致。他没有散发魅力的意图。但在雌性眼里,他无时不刻不展示着自己靓丽的尾翎。雌性孔雀们时常为此而争斗。
伴侣是完美的。修养极高、谈吐不凡、厨艺尚佳、才艺精绝。他像买回了一件绝无仅有的艺术品。
孩子们在喧闹着,父母笑吟吟的。与温馨的生活剧的家庭氛围极为吻合。
他尝试褪去华服,卸下面具。可华服与皮肤缝合着,面具打上了坚钉。他疼痛、无力、一筹莫展。无法从自己着手。
他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想法。
他拿起榔头,展柜里的艺术品被敲得粉碎;他亮出毒针,狠狠地扎向了蜂王蜂后以及那一对蜂蛹;他将精装豪华的蜂巢烧剩残砖破瓦,随后叫来了消防队。
于是,第二天乌鸦带来了新的头条,头条没有引爆动物园。没有动物会关心别人的高低起落、生死别离。生存才最大的难题。至于别的,那是狮子老虎们该关心的。



徐:不同的作家,他们在创作上表现出来的艺术特色和创作个性都不尽相同。你的小说,散文,诗歌我都有耳闻,你更喜欢创作哪种类型的作品呢?可以简单描述一下你的作品风格吗?
陈:我更喜欢创作小说,因为通过人物关系与情节情景的塑造我可以享受类似于造物主的欢愉之情,我喜欢看着我的主人公们在大江大河里起起落落。说实话我并没有固定的作品风格,我习惯于模仿。我会模仿我近期品读的作品的文风,像模仿王小波的《白银时代》创作了《翡翠世界》,然后是模仿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创作了《醉花阴》,风格不尽相同,但是内涵与手法却是有交汇点的,我喜欢透过小说讽刺现实,我喜欢超现实主义世界的构建,我的主人公可以是任何东西,我赋予它们所能赋予的一切,让它们去实现现实,去告诫世人以人生的哲理。

徐:每一件美好的事情,开始都是很困难的。众所周知,写作是一件美好且神圣的事,那么在写作这件事上,你遇到过哪些困难呢?在初中时期,是什么让你提笔写作?

陈:遇到的困难分为内外两类。外在的不外乎是时间限制,诸如课业压力与学生工作等,这些都限制了我的写作时间。内在的则是遭遇写作的瓶颈,也就是人物与情节的类型化。我的人生阅历并不多,所接触到的事物并不足以支撑起我的写作世界,故而我常常陷入这一困境,我的角色们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他们收到影视作品与文学作品的影响成长为应然的模样,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形成不同的风格,可以实现相对的独立与自由。确切来说我的写作生涯开始于初二,当时我约莫12岁。我开始写作的动机是源于网文作者们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成功论,我不仅羡慕他们的成就,我亦想像他们一样创造出自己的小说宇宙。而在起点小说网遭遇了一些挫折后我猜渐渐明晰了写作的本质,我的写作只是为了“以我手写我心”罢了。

徐:经历某事,路遇某人,可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有没有哪个老师或者朋友对你帮助很大,让你记忆深刻,如果有的话,可以给我们分享你们之间的故事吗?

陈:我能走上写作这条路并且能够一直坚持下去得益与我求学路程上的每一位语文老师,不论是中学还是大学我的语文任课老师都向我提供了极大的支持与细致的指导,我仍能清楚地记得他们每一位的名字,诸如杜霞老师、李东静老师、李政老师、陈小杰老师等,他们每一位都是我写作路途上举足轻重的引路人。我选择分享的故事是我和李东静老师之间的故事。她是我初二初三年级的语文任课老师,正如前面所提及的,我是初二开始写作生涯,我对小说创作可谓是疯魔一般,当时连考试的作文都是采用小说体裁。李老师知悉后并没有责骂抑或是否定我的选择,她以我为样例呼吁同学们一同出资购买书刊填充图书角,并选择购买了《微型小说选刊》,这于我的小说创作学习而言大有裨益,同时她也向我提出了许多的指导意见,对我的文学创作持肯定与支持态度,我至今铭记在心。


徐:“水花死在了岸边,死后果真是会上天的。”这是你的作品《湖》里边的一句话,能讲讲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这句话?为什么说,水花死了,它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陈:《湖》这一作品是我在看到宿舍门口冻住的湖面有感创作的,我采用的元素有湖面、湖水、砸冰的同学等。我想以冻住的湖面与飞溅的活水告诫学生们虽然寒冬凛凛,我们仍需要不断奋斗,不做沉睡的湖,要做飞溅的活水。“水花死了”有两层含义,一是字面义,即水花飞溅到岸边后蒸发,故而消失;二是水花喻指奋斗的人们,他们为了开拓前路不断奋进不畏牺牲,纵使死去也会升上天堂享以赞誉。

徐:通过了解,得知你很喜欢《断头皇后》中“她那时候还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你是因为什么喜欢这句话,又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呢?

陈:起初我关注到这句话并不是因为作者茨威格抑或是著作《断头皇后》的名气,而是被之前喜爱的一款手游中一位角色的台词激发的兴趣,台词原话是:“纵使片刻的幸福,命运也会在暗中标注价格”。此后我到百度上进行搜索才找到了原话,可以说是因为一个游戏角色而喜欢上的吧。对于这句话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任何不作为而获取收益的想法都是虚妄的,如若想要成就一些东西,须得好好经营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将未来寄托到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上。


徐:经验犹如一盏明灯的光茫,它使早已存在于头脑中的朦胧的东西豁然开朗。你的文笔成熟,读者对你的小说称赞不绝,那么在写作方面有哪些想要与我们分享的经验呢?

陈:谢谢夸奖!我的经验并不多,但是我认为很实用。写作并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写作是为了写出内心的想法与生活的见闻,我们需要明确写作的起点。我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写作训练与教学,故而我并不了解所谓的技法与模板。我的写作开始于模仿,不论是对《斗罗大陆》这类玄幻小说的模仿还是对《主角》这类现实主义小说的模仿,我们都需要明确模仿的对象是什么——情节设置还是人物设置?表达方式还是语言运用?描写手法还是矛盾冲突点的编排……这些都可以为个人的写作奠基。同时老生常谈的一点便是阅读,你的知识体系支撑着你的写作能力,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需要通过涉猎庞大的书籍库存寻找自己所青睐地风格与作品,进而形成自己的喜好与特点。


徐:灵感就是上帝跟你说的悄悄话。创作需要灵感,但总会面临提笔却没有灵感的困扰,你写作的时候会遇到这种困扰吗?在创作的时候你是如何获得灵感?是伏案深思还是随手记录?

陈:创作需要灵感,我十分认同。我的创作与灵感的迸发一同开始,与灵感的消逝一同终结。我不存在面临提笔却没有灵感的困扰,因为灵感是创作有的起点,没有灵感的创作是毫无价值与意义的。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方方面面:课堂上老师分享的故事与哲理性话语、一首歌曲营造的氛围、自然界的风吹草动等。写作需要用心体验与感受生活。每当灵感到来我会及时在手机的备忘录上记录下来,不论是课堂上还是梦醒时分,任何时候都必须记录稍纵即逝的灵感。

徐:人生包括两部分:过去的是一个梦;未来的是一个希望。那么,你对自己未来的期望是什么?是继续写作,成为一个知名作家;还是把写作当成一个爱好,在别的行业发光发热?

陈:我希望能够实现个体价值的最大化,成全自己,追寻理想中的人生。因为我是教育学专业的学生,所以我的未来计划是本科毕业后继续读研读博,成为一名大学老师以传道受业解惑。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希望写作能够伴随我的一生,成为一项事业、一项持之以恒一以贯之的原则与爱好。这就是我的期望、我的初心、我的未来展望。

作者介绍

陈宇轩,年十八,广西玉林市人,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墨风文学》签约作家,《中国青年作家报》校媒文学社成员,现于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就读,好阅读,善写作,懒癌晚期,所撰作品多次获奖,作品散见于微信公众平台与报刊杂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三十三期||陈宇轩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