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访谈第一期||一颗星,从“文青”出发

主持人:红衣

受访人:师文超、赵墨轩、黄传安

时  间:2020.1.9

红衣“文青”这个词已经不新鲜了,那么你们是如何理解“文青”这个词的?你们又觉得什么样的人可以归为“文青”?你们是“文青”吗?

:就我理解,广义来说的话喜欢文艺生活的青年都可以是文青。就我认为只要是不带有功利目的的,热爱文学艺术的人都可以是文青,因为对文学的热爱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和其他一切无关。我也可以说是文青,因为我热爱文学艺术,有这么一个情怀,虽然水平一般,能力有限还需要多多学习,但无疑我是十分热爱文学的。

我觉得文青可以理解为文化青年,即有思想、有活力、有深度、有信仰的“四有青年”应当是属于“文青”。文化青年应当有属于自己的思想,应当秉承着一种民族与时代责任感在身上,我觉得北宋大儒张载的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应当是对当代“文青”最好的解读与鞭策。至于我自己目前算不算“文青”,我想应该是算的。

:“文青”嘛,我想就是特指那些搞文学创作的小青年。看到“文青”这个词总会不由自主联想到“愤青”,这两个词或许带着同一属性,将不同性格的人区分出来。但,我会觉得最能将人分类出来的是他们的职业,可以细分到三百六十行。其次,便是性别,将人分为男女两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以将经典语录挂在嘴巴里、引文用典信手沾来的人都可以归为“文青”,但我不认为自己是“文青”。一方面我不喜欢给自己贴上一个怎样的标签,另一方面我一个工科生,最占我时间的是折磨人的工图和课程设计,读书写字的时间少得可怜。如果说写文章的人都可以归为“文青”,那么我一定是个最不合格的“文青”了。

红衣问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讲一讲你和文学的渊源吧。是如何喜欢上文学的?平时创作又喜欢哪种文体?

:对我来说,文学是对我的一种拯救,因为像我在初中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也渴望有朋友,心灵极度孤独,文学对我那时候来说可以说是安慰吧,对,安慰,笔下的人物就是我的朋友,我可以尽情的倾述自己的情感,也因此与文学结缘,喜欢上了文学。平时我写的议论性散文和小说比较多,因为可以直观表达自己情感让人看到。

我与文学之间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故事,我最早接触文学应该是从名著来开始的。小时候我会经常去我姑姑家住上一段日子,而我姑姑家又有很多藏书,于是在义务教育的九年里,我如饥似渴的阅读了大量的文学名著,这应当是我与文学的最初的接触。至于自己动笔来写一些东西应当是到了高二那年,那年我们学校开设了古代诗词鉴赏选修课,整学期的语文课都在学习文言文和古代诗歌,古代诗歌的韵律美与所表达的思想深深的打动了我,特别是陆游与唐婉一唱一和的《钗头凤》,激起了我对文学的向往,我也随着填了一首《钗头凤》,这应当是我第一次写的文学作品。文体的话我还是更喜欢散文与格律诗多一些。

:问我如何喜欢上文学,说真我还从没有想到过这个事儿。我打小就不喜欢读书,最讨厌的科目非语文莫属,我清晰地记得六年级的一个周五,我妈妈把我往图书馆里撵。我家住在慈济高中对面,那条小巷子里有很多卖教材和各种课外书的小店,我也会经常溜进去看漫画书,买一袋南京板鸭,边吃边看《七龙珠》《哆啦A梦》。不知道是我妈妈犯什么糊涂了还是哪根筋不对,大周末不去玩麻将把我往图书馆里摧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但,我妈妈叫我去的那晚我极不乐意,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不记得了。虽然没有去成,还是被我妈妈关在屋子里读了一晚上的课本,显然她也和我犟上了。我觉得读了整整一个晚上,抬头看时间竟然连八点都不到。按理说,我这样的学生是最不可能和文学沾上关系的。但我却实打实喜欢上了她,就好像我对心仪已久的女孩表白,她很意外,就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我却犯了愁,因为我也说不上来,于是我只能答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第一次拿笔写文章是初二的暑假,我想把自己的初中生活写成一篇小故事留下来,应该是和我性格有关,我不爱说话就喜欢写下来。可是提笔写不了几行字就写不下去了,那时我也没有纠结,写不了就写不了呗,我心态好,于是合上了本子就跑出去玩了。上了高中我既不满,又充满着新鲜感,当慈济文学社来我们班招新的时候我就被深深吸引住了,然而第一批招新的时候我并没有参加,我算是半路出家的和尚,也如愿进了编辑部。高二时我开始在网站做文学编辑,现在我开始在一家省刊做学生编辑,算一下,我做编辑也有不少时间了。

高中时代我写的最多的东西是现代诗和随笔,至于小说也是高考之后才开始写起。却让我意外的是第一篇刊登上杂志的文章是我练笔的小说,收到邮件的时候就是一个瞎猫遇到死耗子的感觉。来到大学之后我学工科专业,时间自然而然都挤给了工图和课程设计,读书是少得可怜,写作几乎为零。再加上工科学校对文学的不重视,我便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了。直到大二下学期,觉得自己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了,于是我就想着找点什么事儿做。工科,我自然不感兴趣,想让我在绘图室在cad上画工图设计图纸,这是不可能的。后来我混进了一个考研群里,陪着学长学姐一块训练写作,当然那段时间,我是占了极大的便宜,等到考研结束他们才知道我大二。我开玩笑说,我是他们考复旦的陪跑者。也是从大二开始,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小说训练里。

红衣很多从事写作的都会有一个笔名,比如鲁迅、莫言、路遥、巴金,等等,那么笔名是否意味着是写作者进入写作的一种暗示?笔名是否有影响写作者的写作风格?你有笔名吗?(或你为何会选择用真实姓名进行创作?

笔名的话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暗示吧,譬如古人的名字,字是对名的进一步诠释,比如韩愈字退之,就是一种提醒自己,笔名的话有那么个提醒作用,所以多多少少会影响作者风格,我没有笔名,因为我也给自己取过一个字,践之,就是暗示自己脚踏实地知行合一,笔名对我来说的提醒作用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笔名这个东西一般都包含着作家自己的一些思想在里边,至于是否影响写作者的风格这点我是不太清楚的,因此也不好贸然定论。至于我自己也是起过一些笔名的,我的笔名便是赵墨轩,取一宁静悠远的意境。

:我的笔名是星辰海人,19年先后在中国作家网和江山文学网注册的账号。江山文学网是我的老朋友了,写作我曾中断过,编辑却没有,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是江山的文学编辑。对于我而言,笔名确实是进入写作的一种暗示。至于是否影响写作风格我就不知道了,大概因人而异,有时候笔名不一定和文章有关系,可能是为了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吧。我昨天还看到一个段子,说,你抓周树人和我鲁迅有什么关系?

红衣当今是互联网的时代,各种信息纷繁复杂。那么你们是如何看待如今这个互联网时代的?你们喜欢这个时代吗?

:这个时代是一个至好的时代,也是一个至坏的时代,好在我们可以随时查找学习先辈作品,而坏就坏在信息大爆炸真假信息错综复杂需要我们时刻保持判断力才能更好进步。

我还是挺喜欢这个时代的,毕竟他给了每个人一个轻易就能学习进步的机会,不像封建王朝阶层,经济,出身都局限人们的知识的追求。

互联网时代其实有可以说是一个息纷呈的时代,大量的信息扑面而来,如同一条河流一般一泻千里、泥沙俱下;处于信息洪流里的我们也就自然而然的受到了这条洪流带给我们的便利,同时也可能会被溅满泥沙。如果说到是否喜欢这个时代,我觉得这个并不好说。毕竟已经身处这个时代,我们也无法选择,所以我觉得狄更斯先生的那句“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的我们要去享受,坏的我们要去改变”来评价更为合适一些。

:首先我喜欢这个时代,互联网时代给了我们很多机会很多信息。当然,有些机会是陷阱有些信息是垃圾,这些东西都需要我们筛选。给个教科书式的回答吧,互联网时代是历史发展的新阶段,也是必然趋势。我记得很久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说成也互联网,败也互联网。其实在我看来,互联网是最无辜的。所有的信息都需要我们自己去筛选,“淘汰”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淘汰”永远不会被淘汰。

红衣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互联网进行写作,似乎写作变得越来越简单,传统的文学方式也面临着挑战。那么你们是如何看待互联网写作的?又是通过何种方式进行创作的?

互联网写作的出现是好的,因为把文学门槛降低了,只要创作就是对文学有,哪怕是一点,也是有这个兴趣爱好,我们当然会欢迎更多喜欢文学的人交流了,但是还是要说,文学是不容玷污的 我们可以水平有限,可以学习,但是请保持你的纯粹喜欢热爱,而不是说这就可以替代经典,传统文学是不会衰落的,永远不会,我平时还是写一些文章发表一些杂志什么的,当然,互联网工具还是很方便的。

我觉得互联网写作或者网络文学只是简单的变更了文学的载体,其本质还是没有改变的。文学的本质还是用来记录和反映时代的语言艺术,互联网写作与我们之前用笔写作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关于网络文学,我觉得它更多是起着一个记录和反映时代的一个作用,之前也说过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所以网络文学必然也就会出现一些糟粕。但不可否认,网络文学中是有许多较为优秀的文学作品的,如《雪中悍刀行》、《明朝那些事儿》、《庆余年》等。我个人写作的话其实各种方式都有,有时候会用手稿,有时候会在手机备忘录里写,有时则会用电脑码字。

黄:我认为传统文学有很强的生命力,她有自己独特的文学方式独特的历史时期,当然也可以通过互联网这个载体进行写作。而互联网写作受到的限制就多了,它的门槛很低,任何人都可以写出来,天花板却高的不讲道理,很少有人写好。我比较喜欢纯文学,最近痴迷上了先锋文学。

红衣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到: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相信在生活中你们也会选择很多的娱乐方式,比如游戏,电影,电视剧,等等。那么你们平常都有哪些娱乐方式?你觉得什么算是娱乐?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我平时会看看书,看看电影,偶尔也会看一些电视剧,我认为娱乐这个定义就很广了,只要可以让人放松身心的都可以说娱乐,比如我感觉看书让我放松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去看书,所以说只要能让个人身心愉快都可以说是娱乐,至于我们会不会娱乐至死,这个确实是个很大问题,我个人认为泛娱乐是代替不了精神层面的愉悦,文学就是我们的精神净土,有文学在,娱乐至死,我们之前五千年没有,之后也不会。

我平时的娱乐方式其实蛮多的,听音乐、看电影、旅行、散步和打游戏。这些娱乐方式其本身就是来缓解平时生活中的一些压力的一个途径。在我的定义里,娱乐就是缓解个人压力的途径,并没有说必须怎么才算娱乐,在高中时,课间的跑步其实都可以算作娱乐方式。至于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不会,因为娱乐其本质人类解压的一种方式,他不可能牝鸡司晨般成为一个时代或国家的主流。

:游戏嘛,我偶尔会玩植物大战僵尸,至于别的游戏我不太会玩。我平时的娱乐方式就是看书看电影和写文章。没办法,一个工科生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哈哈说到底我还是个死肥宅吧。可以让我的身体得到放松可以让我的精神感到舒服的东西我都觉得算是娱乐:读诗算,打篮球也算,做饭算,吃饭也算。说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这个我却不敢说话了。我代表不了别人,如果说这些东西都算我的娱乐的话,我可能会是一个娱乐至死的人吧。话说我看到这句“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我首先想到了林语堂先生的小品文。

红衣:如今我们一直在提“文化自信”,那么你们觉得我们为什么需要文化自信?我们如何做到文化自信?文化自信与弘扬传统文化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区别吗?

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我们需要团结一心建设国家,所以说我们需要高度向心力和凝聚力,这个凝聚力就是文化的一脉相承,文化的高度自信,如何做到文化自信就是相信我们自己的文化,去热爱他,学习他,传承他,文化自信和弘扬传统文化无疑是一脉相承的,因为我们可以学习吸收很多文化,而传统文化无疑是我们的根,我们发展的源泉。

“文化自信”这个问题其实挺复杂的,其实在古代我们是一直都有文化自信的,但是从鸦片战争开始或者更准确一点是从甲午海战开始,我们便慢慢丧失了文化自信。文化自信其本质是和一个国家的国力相关,在中华民族日益复兴崛起的今天,我们自然是需要树立文化自信。如何做到文化自信我觉得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是需要考虑采取硬实力与软实力并举的方式,树立自己的文化理念,增强文化输出,做好社会宣传。关于后一个问题,我觉得应当分清楚传统文化和优秀传统文化的区别,我们如果想要树立自己的文化自信,那么必须是要和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

:我觉得文化自信是我们对五千年历史的尊重,做到文化自信首先要了解这些文化,感受她们的魅力,喜欢她们。文化自信和弘扬传统文化之间的联系大抵便是这样吧。他们的区别,在我看来,文化自信是作用于自己,而弘扬传统文化则作用于别人。

红衣你们各自的家里边有从事文学创作或者喜欢文学创作的吗?你们又是如何开始文学创作的?第一次进行文学创作是什么时候?你们的生活经历对你的创作有影响吗?

我家里人都是很喜欢文学创作的,虽然不从事创作了但是这个热爱文学氛围让我受益匪浅,我是初中开始接触文学创作的,可以说文学是我最孤单时候的心灵慰籍,因为我初中时候朋友很少,只有在文字里倾述自己,无疑。我的生活让我进入了文学创作的世界,也让我因此热爱文学。

我家中是没有从事喜欢文学创作的,关于我的生活经历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影响的,比如感情。平时写散文大多也是会去写一些生活感触。

:家里倒没有从事文学或喜欢文学创作的,在我出生之前父母在田里农作,等我出生之后父亲便去外地打工,我听到最多的是钱和怎么赚钱。我的文学创作起源初二的一个念头,严格意义上是我的第一次进行文学创作,当然,我并没有完成。我的素材大多来源于我生活经历和所听所闻,只不过这些东西被我加工到不像是发生过的事情了。

红衣最后一个问题了,应该问一些轻松的。你们是如何进行文学创作的?通过传统的手写?还是用手机或者电脑?在你写作的时候是抱有什么态度的?

平时我用手机创作,因为随时随地都可以创作,之前也喜欢传统的手写的,不过现在基本上都是电子投稿,也方便了不少,我写作的时候没有想什么,因为只是在述说自己的情感和对事情的看法,如果说写文一曰为己,一曰为人,我无疑是为己那个,就是单纯的热爱,喜欢,崇敬文学。

:我个人写作的话其实各种方式都有,有时候会用手稿,有时候会在手机备忘录里写,有时则会用电脑码字。我平时写作其实更多是想去记录自己的生活。

:我一般是用电脑码字的,保存到word文档里,可以和手机同步,方便投稿也方便修改。写作的话,我是属于那种随缘,一两天可以完成一篇小说,有时候一个月才能完成一篇小说。我不强求速度。

师文超,男,19岁。河南机电职业学院大一学生,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起点中文网签约作者,河南省传统文化传播大使,河北省传统文化促进会会员。作品入选省级杂志中华传奇。喜欢看书,历史,写散文,小说,热爱文学。

卢景洋,笔名赵墨轩,2000年生于河南许昌。系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散文学会会员、许昌市诗词学会会员、建安区文艺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新华网、中国诗歌网、《参花》、《传奇故事•校园文学》、《青少年作家》、《河南农业职业教育》、《农苑文学》、《雍州诗刊》、《文华报》等刊物平台。曾获第三届元象诗歌奖入围奖、首届墨风杯全国大学生征文大赛二等奖,第二届全国高校诗歌散文大赛诗歌二等奖、第十五届冰心全国青少年文学活动大学组一等奖

黄传安,1998年生,河南固始人。文学爱好者,拾壹月诗社社员,河南省青作协会员、信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工程管理专业大三学生。笔名星辰海人,偏爱小说,瞄准社会现象,窥视世相百态,关注心灵问题,以人性写文,这是我的写作观念。渴望在文学之路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和良师益友。文章散见《奔流》、《南苑》、《西部散文选刊》、《渤海文学》、《青年诗人》及中国作家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一期||一颗星,从“文青”出发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