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访谈第三期||把爱传递下去(高维鹏)

主持人:红衣

受访人:高维鹏

文字:红衣,高维鹏

红衣:“文青”这个词已经不新鲜了,那么你是如何理解“文青”这个词的?你又觉得什么样的人可以归为“文青”?你是“文青”吗?

高维鹏:“文青”学名“文艺青年”,其实不光指的是文化艺术,写作也是一门艺术,而且是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感受和学习的艺术。在我眼中,文艺青年是指儒雅、有风度、文采与口才不凡的人。而我自己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能完全算是“文青”,还需要进一步的努力。

红衣:问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讲一讲你和文学的渊源吧。你是如何喜欢上文学的?平时创作又喜欢哪种文体?

高维鹏:我是留守儿童,在农村的时候,身边的孩子几乎都是留守儿童。到了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落户到县城,而我依旧是留守儿童。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日子里,我每天都会写日记,把自己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情感寄托在文字上。久而久之,也就喜欢上了文学,而后就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平时创作我更喜欢诗歌和散文,尤擅诗歌。

红衣:每个人都有些与众不同的童年与家庭生活,这些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吗?随着年龄的增长,你面临的学校、社会生活与你的父辈有何不同?你对于这个不能离弃的世界怎么看?

高维鹏:灰色的童年是我一生也抹不去的阴影,也许是这些惨痛的记忆,让我更加愿意用文字诉说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善意。只有受过伤的人,才更懂得保护自己。在平时,我总是独来独往,习惯了一个人,但是在写作中,自己似乎又像是变了一个人,这些或许都源自于童年的经历吧。

也许小时候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吧,我似乎还是对父辈的生活比较熟悉,听歌听的也是老歌,更喜欢听父辈们讲述他们的成长经历。在他们那个年代,更多的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那个时候没有电视、微信、手机,也没有现在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各种精致的房子,有的只是土坯房和并不发达的科技。但是他们却生活得很快乐,没有快节奏的生活和各种压力,每天在田间地头劳作。所以,父辈们经常会教育我让我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

红衣:很多从事写作的都会有一个笔名,比如鲁迅、莫言、路遥、巴金,等等,那么笔名是否意味着是写作者进入写作的一种暗示?笔名是否又影响着写作者的写作风格?你有笔名吗?(或你为何会选择用真实姓名进行创作?)

高维鹏:我的笔名是:高兮秋阳。这是一个有一点古风却又带着一点现代气息的笔名,我喜欢“兮”字,在读屈原的《楚辞》时就感受到了这个字所具有的内涵和韵味。我觉得笔名和名字一样是一个人的代号,就像很多明星的艺名一样,搞写作的人取一个有内涵的笔名是很有必要的,在某些时候笔名也代表着写作者的写作风格和特点。

红衣:当今是互联网的时代,各种信息纷繁复杂。那么你是如互联网时代方何看待如今这个互联网时代的?你喜欢这个时代吗?

高维鹏:互联网时代方便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足不出户也能了解外面发生的世界,但是,现在很多人似乎被网络所牵制。说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吧,20年前,看见老人摔倒,大家会上去扶;公交车上上来一位老人,大家会纷纷起身让座;看见别人需要帮助大家会纷纷伸出援助之手。而现在,遇到同样的事情,大家却都在拿出手机拍照,而不是去帮忙,这让我觉得互联网使人心变得有些冷漠,不再像以前一样纯洁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互联网虽好,但还是需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我还是喜欢以前的生活,物资很匮乏,但是每天却很充实、很快乐。比起眼花缭乱的互联网,我更喜欢一个人看书品茶寄清风。

红衣: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通过互联网进行写作,似乎写作变得越来越简单,传统的文学方式也面临着挑战。那么你是如何看待互联网写作的?你又是通过何种方式进行创作的?

高维鹏:从未穿过跑鞋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奔跑过后的快感,从未体验过百米冲刺窒息感的人永远无法感受到冲过终点时淋漓的酣畅。互联网写作着实是个新鲜玩意儿,但是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用笔在纸上写作,我喜欢墨香与稿纸的碰撞。互联网让写作变得更加方便,可是却少了一些“味道”。我认为,在不摒弃传统的情况下可以适当运用互联网进行写作。

红衣: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到: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相信在生活中你也会选择很多的娱乐方式,比如游戏,电影,电视剧,等等。那么你平常都有哪些娱乐方式?你觉得什么算是娱乐?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高维鹏:我平时的娱乐方式是听歌、看书、练书法、练跆拳道,偶尔也会出去看看电影,逛逛街。我认为,娱乐是一种放松的方式,劳逸结合,可以换换脑子,放松身心,让我们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投身于写作。

我眼中的娱乐就是在疲劳的时候放下书本和电脑,背上行囊,去采撷一路上的风景。

红衣:你的写作始于哪一年,缘何写作?你的写作量大吗?你觉得写作给你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高维鹏:我是从2012年开始写作的,因为热爱古典文学,喜欢文字,平时的写作量不算太小,但也不算太大。写作给我带来的不仅是快乐,更多的是那种超脱尘世的放松。写作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它让我褪去了稚嫩与骄傲,也磨平了我身上的棱角,让我更加愿意做一个写作“小青年”。

红衣:你家里边有从事文学创作或者喜欢文学创作的吗?你又是如何开始文学创作的?第一次进行文学创作是什么时候?你的生活经历对你的创作有影响吗?

高维鹏:我爸妈都是下岗工人,他们想不到的是我能走上写作这条路,其实最开始自己也只是在文学创作中寻找寄托。我的第一本自传是全手写的,名字叫《绽放的紫藤萝》,这是我第一次创作文学作品,当时的感觉也是意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出书,可以书写心中想说的话。生活的经历也是写作的素材,长大的日子里,我经历了很多,也感受了很多,这都是日后文学创作的积累,直到现在,我依旧坚持着每天写日记的习惯,这也为文学创作打下基础。

红衣:作为一个热爱文学创作的人,想必你也会喜欢读书。那么,你认为需要读哪些书?平时你又是怎么样读书的?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最喜欢的作品又是哪一部?为什么?

高维鹏:我个人喜欢古典文学,所以平时读的比较多的就是诗词和古籍,我认为诗词是写作的基础,每一个写作的人,也应该是喜爱诗词和古典文学的人。我最喜欢李清照,她是我的女神,我的书柜里有很多李清照词,喜欢她不光是因为她的经历和出身,更多的是她的才华横溢和风度翩翩,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她依旧能创作出不朽的诗篇,这是让我很敬佩的,也值得我们后人学习。

红衣:最后冒昧问一下,你觉得什么是文学?你又是为何而创作的?目前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篇?

高维鹏:文学是文字和学识的结合,只有发自内心的喜爱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我喜欢李清照,因为女神的词让我喜欢上了文学创作,让我愿意用文字来诉说心声。《锦瑟》是我目前比较满意的作品。         

高维鹏,笔名高兮秋阳。1996年出生于河南固始。现就读于周口师范学院。河南省青年作家、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南边文艺》签约作家、《文墨艺风》签约作家。曾获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蝉联三届)、第十四届冰心全国青少年文学活动大学组二等奖、第十五届冰心全国青少年文学活动大学组一等奖。2016年出版散文诗集《时光碎忆》、2018年出版处女作诗集《锦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三期||把爱传递下去(高维鹏)

赞 (3)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