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访谈第八期||书生风骨(寒青子衿)

主持人:红衣   

受访人:寒子青衿

访问人:赵文慧

问题设计:赵文慧 红衣    

访谈时间:2020.3.17 

赵:寒子青衿,你好,很高兴你能接受这个访谈。很多从事写作的人都会有一个笔名,比如鲁迅,巴金,老舍,莫言,等等,而你的笔名寒子青衿,听起来像古时候读书人的代称,是什么让你取了这样的笔名呢?

寒:第一个问题:我的笔名叫寒子青衿,而我的名字里本就有寒青二字,本来想起个有趣的名字,碰巧高二时候,老师讲起汉朝之前的读书人都着青衿,有诗证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寒子的意思呢,就是寒门子弟,寒门子弟着青衿,就是读书人的意思,这个笔名时刻提醒我自己,我是个读书人,我是个灵魂的人、是个有思想的人,虽然做不到君子,但是绝不做小人。

赵:作为一个写作者,你认为写作素材都可以从哪里获得?是虚构的,或者非虚构的?你一般是在什么情况下写作的呢?灵感从何而来?

寒:一个作家去写一篇小说需要在一定时间内保持一种情绪,这样可以保持人物的形象,可以保持文风的相同,至于我从什么地方寻找素材呢?其实就是生活里、电影里。生活里的细节、画面是写作的基础,帮我构成故事和人物,电影里的叙事结构、拍摄手法也会帮助我用更新颖的手法去描绘我脑海里的故事。

赵:文学创作给你带来的影响大吗?写作在你平常的生活中占有的比重大吗?如果没有文学创作,你能想象一下你现在的生活吗?

寒:文学创作对我的影响极大,本身文学这就是一个作家情绪的宣泄口,至少在我看来,有了这个宣泄口我不会很抑郁,至于说文学如果不在我生活里,我会怎么样?其实我还可能依旧是那个我,没有了想法,昏昏沉沉过好自己的日子,也可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里,成就其他的梦想,不过在现在的我看来,这些都没什么意义。

赵:看了你的几篇小说,风格偏虚幻但是观后又非常具有现实意义,你的文风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有意识地培养的呢?

寒:我文风的形成是无意识的,其实完全是依靠了我高中时候的笔耕不辍,和对加西亚马尔克斯小说的阅读。各种复调写书的手法以及怪异的想法让我建立了自己的写法和文风。在大一下半学期就彻底成型了。

赵:你在小说的情节把握上看出来是下了功夫的,前后铺垫得都很顺畅,你写作的时候会参考一些写小说技巧方面的书吗?写完一个完整的小说大概需要多久呢?

寒:我不用技巧类的书籍,因为文学不需要技巧,只需要一颗留着热血的心和一个敏感的神经。写一个文章,有时候万字也就三个小时,有时候万字需要三周

赵:你是怎么培养这种敏感的神经的呢?

寒:敏感的培养,就是你对周边事物的捕捉。你看,阿耐的《大江大河》、《都挺好》、《欢乐颂》都很真实,这就是她对现实生活细节的捕捉。多看,多写,多自省,最重要的一点是自信。

赵:在你《性与死亡》那篇小说中,天使和龅牙他们都是有同样遭遇的人,为什么结局却不同呢?

寒:天使与龅牙其实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命运,天使是意志与品德的表现,而龅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可以把天使看成人类的善良,或者善良的人。天使不会死,就像善良会传递下去一样。龅牙最后跌下山崖,快接近幸福时来了这样的结局,挺令人唏嘘的。一个万念俱灰的人,是不小心跌下去?还是自己跳下去的呢?

赵:你的意思是他是自杀?这样看来,人还是不如神,不够勇敢。

寒:倒不是不够勇敢,而是我们有情绪。神只有思想,所以神只是思想思想可以传递、可以继承善良可以传递可以继承。在龅牙死之前,天使就是他思想的化身,龅牙死后,天使是柳絮思想的化身。

赵:你觉得文学作品最重要的是什么,小说的灵魂又该如何把握?你最喜欢的作家、文学作品分别是什么?在你的认知里,什么样的作品会是比较成功的作品呢?

寒:关于文学作品的灵魂,我知道一个有趣的话,我们坚持写作不是相信读者,而是相信真的有文学。你可以去写文学商品,依靠这些文学商品去生活,但是不能依靠文学商品来证明文学,文学的灵魂在于它的作者,只要是用心去写,就有足够诞生灵魂的基础,然后再让读者去看,觉得这个作品与自己有足够的共鸣,这个时候这个文学作品才能被称为有灵魂的文学作品。在这个灵魂诞生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不是文笔、文字、阅历,而是能否把情绪留在纸上,能否对得起自己的每一个字。至于我最喜欢的作家,有很多,比如鲁迅、金庸、加西亚马尔克斯、意大利女作家埃莱娜弗莱特以及乌克兰女作家S·A·阿列克谢维奇,个人觉得成功的作品就两种吧,一种是让开心的人知道苦痛,另一种是让苦痛的人看到希望,很显然鲁迅、金庸他们都做到了。

赵:你在写作的目的是什么,有何追求?有写出过影响别人的作品吗?你是怎样看待自己写作这件事的?你会一直坚持文学创作吗?

寒:写作的目的?我曾经无数次问自己,第一次问自己的时候,我还有初恋,那时候的回答是为了喜欢的人能崇拜自己;第二次问自己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了爱情,那时候的回答是为了能不那么压抑;第三次问自己的时候,是已经却定了自己的目标了,为了世界!为了人类!为了文学!第四次问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为了这个那个却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其实我谁都为不了,我只走过二十几个春秋,看过的美人还没我身上的痣多,吃过的美食还没读过的书多,我能拯救谁呢?我能教谁呢?我能用文学唤醒什么呢?就像人生一样,一万个日夜只为了奔向死亡,你带不来的如同你带不走的一样,你只能带走一个念头,一段记忆,一种开心和满目的悲伤,在现在的我看来,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为作者自己写的,他们建立的苦楚是他们扪心自问的一次心境之旅。

赵:在文学路上,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可否向大家分享一下期间的喜乐忧愁?

寒:印象最深的是自己自信心的建立,和自卑心的建立,谦谦君子,卑以自牧,自信心是一个作者必须要有的,要大胆的去创作,大胆的给别人看,而所谓的自卑心,如我所说,就是“卑以自牧”,文人相轻这种酸臭的东西是不可取的,学会问自己,如果同样的故事,是否能写的更好,如果不能,那就应该赞美别人,跟其他作者保持沟通与交流,让自己不断进步。
我在此之前是个酸臭的文艺青年,真真正正的做不到表里如一,这两种心态的建立确实让我认清了自己,该喜欢美人就是喜欢美人,该是喜欢美食就是喜欢美食,该厌恶腐儒就是厌恶,没有理由,本性使然。

赵:最后一个问题了,你觉得在如今这个时代,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我们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又该如何呈现在作品里呢?

寒:最后一个问题了,首先我们要知道文学创作者最害怕的是什么,不是作品没人看,不是看不懂,是饿肚子。其次,如果没有金庸先生对历史的理解,请不要碰政治。再其次,我们能批判什么呢?批判世人混沌?都是这么长大的,谁还能是傻子不成?批判时政不堪?百人思变,怎么?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那么多政客,不比你我想的多?批判人性弱点?不不不,人性的弱点是共通的,是本能的,鲁迅先生呐喊了多少年?还需要你我吗?所以你还有什么要写的呢?听到这是不是觉得很生气?那就对了,写东西是不问西东的,只要觉得对,那就写,只要觉得要争,那就把学过的“君子不争”通通忘掉,改成“君子必争”。当然这些都是在活着和自由的前提下完成的,也就是我最开始说的那两点。活着和相对自由,就是现在文学创作者最大的责任。至于他们要怎么样表达,就看他们对文学是否付的出真心了。

作者简介

寒子青衿,22岁,喜欢读书,吉他,写诗、写歌。曾任河南财政金融学院象湖校区花开文学社社长,坚信“坚持写作不是相信读者,而是相信真的有文学。”。在知乎开设知乎专栏:寒子青衿的微小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八期||书生风骨(寒青子衿)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