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访谈第三十期||只待晚风拂过,花香送满长街(胡凯)

采访人:冉梦影

受访人:胡凯

冉:胡凯,欢迎你的到来。据了解,你写过200多首诗词。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的呢?这期间,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从而拥有今天的成就?

胡:您好,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一诉衷肠。其实我从小就对诗词之类颇感兴趣,在其他孩子还在游戏,大闹大笑的时候,我却更喜欢坐着读一篇好文,并且把它背下来。在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开始明白其中的含义了,会跟着作者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叹息,一起破口大骂…当时我就开始试着写些诗词了,不过正儿八经开始写要迟到16年之后,学会了诗词的正式格律,感情,就此开始了一条新的路。

如果非要说是什么让我走上这条路,并且坚持到现在(当然了,成就这两个字言之过早)那就是“热爱”,这不是鸡汤,或者广告,我是真的热爱诗词,并且把它当作我的事业,我的目标,我的定位,我是一个书生。

冉:“忽感神清气爽,悄然寂寞时节。千花飞尽与君别。我开都已谢,何必要人觉?只待晚风拂过,花香送满长街。无需喧闹作名角。同流死不肯,为是性孤洁。”胡凯,这一首《临江仙•桂花》写出了你独特的脾性,展现了你令人惊艳的才华,你能为我们分享一段你难忘的经历吗?

胡:要说难忘的经历,也是正儿八经开始写诗词之后,有个人要加我微信,聊到诗词,我以为是好朋友就加了,没几天他突然问我要不要加群,然后进了群我才发现群里发的很多诗词满是歌功颂德,相互吹捧,有的甚至格律,平仄全不对的东西,我就问了他,他满不在乎的说:现在谁还认真写诗词啊?不这样你能出名?我一言不发把他删了,然后退群(我的脾气古怪,太直,太拗,不给人台阶下),然后我想起了纳兰容若那句“不是人间富贵花”,当时不怎么在意这首《采桑子》,觉得他惆怅,消沉,此时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就把“不是人间富贵花”改了一个字,“不做人间富贵花”,把那种惆怅,消沉,改成了一种孤傲,倔强,还带着一丝不合时宜,这就是我的性格。

您提到的这首临江仙,也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因为我家老屋楼下有一株桂花树,每到花开,晚风一送,那个清香,是我久久难忘的,我就写了这首,暗暗用桂花自比,“无需喧闹作名角。同流死不肯,为是性孤洁。”也是我要求自己达到的境界,所以这句“不做人间富贵花”和这首临江仙就是我个人最满意的作品,我拿来和朋友自我介绍的工具。

冉:胡凯,据了解,你的QQ头像来自于87版红楼梦,并将“若向红楼觅佳偶,薛君才合配湘妃”设置为添加好友的问题,是不是红楼梦对你有特别的意义?

胡:关于红楼梦,在四大名著里我接触的可以说是最晚的,作为一个男孩子,我和很多人一样,更喜欢《三国演义》,喜欢那里面的谋臣,武将,为丞相喝彩,叹息,流泪,有时候恨不得给曹操,司马懿一个耳光…对于红楼梦反而是印象不深,觉得只是富贵人家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并没有在意。

直到17年,那是87红楼梦的三十周年,我记得是央视11套重播红楼梦,我也实在无聊,就坐下去看,结果正好看到开头的《好了歌》,虽然就那么几句,却一下子吸引我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这不就是我自己在诗词里想表达的东西吗?而且也是人生应该有的一种境界,曹公是经历过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了,他所写的都是自己经历的,是真心话,比我这种坐在暖和的书房里,玩着电脑,手机,不必为衣食发愁的人,绞尽脑汁凑的玩意儿要好得多,感人得多,可以说,是红楼梦确立的我的诗词的方向,甚至是人生的方向:一,无论如何,要讲真心话,因为只有真心话才能让人与你共鸣,才能问心无愧。二,不要痴迷,执迷于一些虚浮的东西,因为这些是没用的,你要做好自己。这就是红楼梦带给我的。

冉:“红颜憔悴书生老,刹那芳华。于我何加。不做人间富贵花。科头换去乌纱帽,厌倦喧哗。且试笙琶。天作屋兮地是家。”这首《采桑子》改写纳兰容若的《采桑子·塞上咏雪花》,别有一番韵味,可以体会到你想像雪花一样具有高洁的品性。你个人是不是对自我品性要求很高?为什么?

胡:是的,有时候甚至过于一根筋了。因为我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书生,书生需要一种担当。

由于《儒林外史》等小说,还有鲁迅先生笔

下的孔乙己等人,大家一提到“读书人”都会皱起眉头,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或者“穷酸”,甚至“臭老九”,但是我所说的,我所想成为的不是这种。这种只能叫“腐儒”,而真正的书生,即使是白身亦可为国为民,各司其职,各有其责。当存“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之志,“位卑未敢忘忧国”之念,“天将降大任于我”之思,不是只为一身一国谋之,而是为苍生而为木铎(论语有云: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就像王阳明先生穷则顿悟心学,达则平叛安民,才是我辈楷模。“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才是我们书生应该做的。如果我们都这么做,也就不会被骂作“穷酸”了,这就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冉:“肺腑初听如闻乐,十年记到今朝。一言道破世喧嚣。莫将烦恼事,搅乱奏琴箫。小子生平无甚长,文章应惹群嘲。此篇妄作两心桥。真情谱字句,才敢与知交。”据了解,这首《临江仙》是你送给心中的“女神”的,可以向我们介绍介绍你的女神吗?

胡:关于她,那是十多年前了,2009年我高考失败,去了一个大专,当时可以说是非常的失望,再加上里面个别人一些奇怪的言行举止,让我觉得自己怎么跟这种人在一块,非常的难过,甚至一度有想过绝路……

然后我遇到了她,她也没有像什么爱情小说里讲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是有一天放学后,全班都走完了,就剩我们俩,然后她走过来问我“你怎么不回宿舍?”我说我不想回去,她问为什么,我就说了些心里话(当然没提想走绝路),然后她说了两句话,“别想太多”“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一下子醒过来了,是啊,我一天到晚纠结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对,为他生气,甚至气到吃不下饭,人家又不知道,真是何苦来?所以我一下子开朗起来了。而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当年这两句话,对于听者,甚至是永远不会,也不敢丢掉的财富。

冉:“难再数白发,已作雪飘飞。不曾倾吐一句,辛苦为了谁。往往双眸含泪。小子于心有愧。儿壮母枯羸。烈日自遮面,安敢比光辉?忘寒暑,常倚杖,望余归。纵然寸草,依旧竭力报春晖。唯愿悄悄劳累。好令娘亲稍慰。岁月总来催。尽孝须当早,休待事皆非!”胡凯,这首《水调歌头•母亲》有什么样的创作背景?你有想对母亲说的话吗?

胡:关于我的母亲,那就不是几句话能说的完的了,这是今年母亲节在外地,和母亲视频通话,猛然发现母亲鬓角本来是花白的,现在竟然是全白了,我当时其实是满肚子的牢骚想说,想发泄,因为我以前就这么干过。但是看到这个全白的头发,我硬生生咽回去了,她已经够累的,我不能再把我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强加给她。

就像这首《水调歌头》里说的,“纵然寸草,依旧竭力报春晖”,先贤有云“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但是我还是要竭尽全力,好让她“稍慰”,就一句话吧:“请放心,我和以前不一样了”,除此之外,说什么都是虚的。

冉:词牌是词的一种制式曲调的名称,有固定的格式与声律,决定着词的节奏与音律,因此不同的词牌有不同风格。胡凯,你最喜欢哪些词牌名?为什么喜欢它?有没有相关的作品?

胡:我最崇拜的词人主要有两位,苏东坡,辛稼轩,所以我的词风普遍偏豪放,所以比较喜欢《满江红》《八声甘州》《念奴娇》这类偏豪迈的词牌,《满江红》我写的较多,比如《二百首纪念》,是我的第二百篇,是最近的:

小子生平,从来是、远离喧闹。茶一杯、窗明几净,读书刚好。不与凡花纷斗艳,岂同俗子常争俏。那荣辱、真过耳秋风,无需恼。

闲言语,焉能扰?谣诼句,唯增笑。作驴鸣犬吠,有何足道!二百余篇皆有感,非只书空学殷浩。冷眼观、这暗上白丝,心犹少。

这首就是写我自己写诗词的心愿,表达对那些争名夺利者的不屑。

恨逢华必反丧德操,岂肯顾苍生?笑豺狼虎豹,欺国有胆,抗疫无能。可叹昔时沃土,人命竟为轻。造孽又虚伪,天理难容。

且看妄为小丑,善恶终有报,上有苍穹。看神州大地,雨过复晴空。亿万人、齐心协力,共团结、便可建奇功。金瓯有、无双国士,何惧奸凶?

这首《八声甘州》,是前段时间写给得新冠的特朗普的,为什么要“幸灾乐祸”呢?因为我一直坚信“文章合为时而作”,要与时俱进,不能埋头在象牙塔内,这样与世隔绝是写不出真情实感的,我的诗词和为人很相似,直,孤傲,倔强,还带着一丝不合时宜,但是我从不觉得这是错的。

冉:与诗词相伴那么久,有没有对你影响特别大的诗词或者人?

胡:说到诗词,除了我最崇拜的苏东坡,辛稼轩,杜工部,还有视为人生偶像的两位,汉丞相诸葛孔明,宋朝的岳飞岳王爷,他们的文章,诗词所以动人,是因为他们也是这么做的,言行一致。

他们教会我的就是这一点,要说真话,敢说真话,要言行一致,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应该如此,杜工部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所以千年之后依然引起共鸣,不光是因为“写得好”,更因为那都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出师表》流芳千古也是如此,甚至有“读《出师表》不哭,此人必不忠”这样的评语,为啥那么多人“临之涕泗流”?因为那都是真话,这才是先贤们教会我的东西。

冉:除了诗词的创作,你还在其他方面有创作吗?对于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

胡:我在2018年还写过一本小说《大唐未央》,20万字,同样的,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我很满意,因为那都是我想说的,没有为了几百块钱闭着眼睛胡闹,甚至写些害人的东西。未来我还会继续这样写下去。

冉:我们这期访谈即将结束,胡凯,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感谢。

胡:好的,如果要说什么的话,我现在这个能力和身份,多少有些不匹配,就算是对我,还有如果觉得我这么做不是“傻到家”,想这样做的人的激励吧,就是“名篇何故千秋?正所谓、诚心不可丢。叹如今笔墨,连篇假话,真情易弃,实意难留。夺位拼权,争名斗利,似此何时方是头?全不屑,愿孤身泣血,谱写风流。”这是前段时间那个一天一千首诗词的“天才少女”事件时我写的,就算是真的能做到,也不值得夸奖,因为那全是假话,人无论如何,何时,何地,何种情况,都应该要讲真心话。这才是作为一个“书生”,想对大家说的。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三十期||只待晚风拂过,花香送满长街(胡凯)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