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访谈第七期||活给自己的诗人(权少青)

文学豫军文青访谈第七期
主持人:红   衣
受访人:权少青

时间:2020.2.26

红:你好,少青,很高兴能对你进行采访。据了解你曾进行过一段时间的戏剧创作,你觉得戏剧创作对你后来的创作有什么影响?戏剧和其他文学题材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对于一个初读戏剧的人你对他有什么建议?

权: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戏剧创作相较于其他的文学载体更能锻炼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会让个人在日常写作中的条理性变得更加清晰,也能够有效的增强自身的审阅能力(个人文章的再次阅读与修改能力)。戏剧有它独特的魅力,我也是在初次尝试的时候才发现的,其实就平常而言,我们在生活中实际接触戏剧的机会很少,也很少对戏剧做过深入的了解。但对戏剧而言,无论是从未尝试过人也好,还是长久探讨的朋友,戏剧对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也就是再创作,入门的人模仿,道行高的创作,我自己也是处于一个入门的门槛,所以我一直对戏剧的再创作非常痴迷,我从模仿起步,然后推翻成立,周而复始,获得一些对于戏剧的理解和对创作的全新认知。常言道一方水土,一方文化,戏剧虽然对于我们青年群体来说,并不像小说,散文,诗歌那样一路高歌占据我们阅读欣赏的主要阵地,但是想要写出更具有欣赏性的文章,诗歌,小说,开发新的风格路线,那么从戏剧那里学习一些全新的视角和认知就必不可少,至少我个人从中获益很大。我觉得戏剧和其他文学题材区别不大,其表现能力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表现形式略有不同。对于初读戏剧的朋友呢,我建议的选一本比较喜欢的戏剧作品,先不要去读,找一下与之相同的其他题材小说作品去细读(2-3遍),然后再去品读,这个时候你会发现戏剧作品真的不是表面上“难以下咽”。 

多读书,读好书

红:古人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觉得读和行之间应该怎么协调?什么样的“行”才能被称为“行”?你喜欢行走吗?行走的过程中有带给你什么感悟吗?

权:我是个比较随性的人,喜欢有感而读,性来而发,向来都是一气呵成。行万里路,其实就是对一个人的文化素养而言的,还是看重个人的自觉性和自律性,如果不喜欢阅读的话,就没有什么万里路一说了,行走,也可以说一个人的独处时间,一个人的思考和放飞遐想的时间,也可以说单纯的旅行,两者都对个人的文化素养和眼界境界提升都有很大帮助。我性格慵懒,更喜欢一个人独处,思考。我记得有一句名言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其实说的就是创作能力与境界的关系。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冰心的这一句话真的使我收益颇丰,也发人深省,看起来很简单,但很多人难以做到。

心之所指 无惧往矣

红:贾平凹说过:“艺术靠征服而存在。”征服自然、征服自己、征服时间。”你觉得怎么样才能算得上征服自然、征服自己、征服时间?你有过一段征服自然、征服自己、征服时间的故事吗?

权:我承认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在生活和学习的漫长过程中,孤独是人生的常态,想要变得更加出色,就要忍受孤独寂寞潜心修炼。自己被征服的次数远大于征服自己的次数,坦荡的说一点,我能接受失败,并能够一直坚挺下去。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故事,我也一样,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就是贾平凹的《自在独行》,贾平凹不仅是个作家,还是一个是个生活中的艺术家,而我对那样的生活则充满了向往,我之所以想要读更多的书,知道更多的故事,只是想要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多一些从容和潇洒。心之所指,无惧往矣。

狂妄的浪漫

红:看了你写的几首小诗,你应该很喜欢写古风类诗词吧,在那些古诗诗人中,你觉得你最想成为哪一个诗人?哪个诗人跟你的风格比较相似呢?在你的认知里什么样的诗才能被称为好诗呢?

权:我最喜欢李白,谪仙太白是一种狂妄的浪漫,是一种孤傲的自赏,是一种众生的痴相。但对于想成为那一位诗人来说,我更想成为自己,做自己的诗人,爱世人所爱,恨孤身所恨,我是个小家子气的读者与歌者,不求治世,不注经文,只求独善其身,助于四邻。好诗也就谐音的意思:耗时。古代诗人创作也并非全是一气呵成,大多数情况都是温水煮酒,取最醇一杯。好诗应该是初读时如看初春绿芽的惊喜,再品时有茅塞顿悟之喜,看到了最后则有匹夫怀璧的意蕴了——可不能让别人读了这首诗。人行一世,何不做个侠客。

放肆的玩 舍命的乐

红:做一些喜欢的事无疑会使人感到放松,平常除了写作之外,你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吗?这些爱好有对你的文学创作带来什么影响吗?

权:放肆的玩,舍命的乐。跑步要跑到全身湿透,爬山要一口气爬到山顶,赌上我的尊严也要喝趴下好朋友。最喜欢萨克斯,可惜不会吹,听的也不多,但是我有关于它的宝藏。这些都像是我的小喇叭,在我生活的中不断释放自由的信号。

童年生活

红:每个人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童年生活。而所有人的童年生活又会存在一些相似性。你小时候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区别于相似性之外的独一无二是什么样的?这些又对你如今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你独一无二的童年生活是如何反映在你的文学创作里的?

权:我是农村的孩子,农村孩子童年少了很多独一无二性,则多了相似性,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父母在外务工的原因,爷爷奶奶也不看重我,从而养成了比较倔的性子,总体而言,童年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我在某一方面是个极端的人,敢于与过去决裂的人,所以过去的生活造成的负面影响对我而言,可有可无。虽是这样说,但也会在诗歌中体现出来,不过体现的重点则会偏向于生活情趣和理想一点。

达世哲之礼

红:你觉得什么样的文学才能称为文学?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文人?在当今社会,文学创作者又应该坚守什么?

权:在学习与阅读上励精图治的人才能被称之为文人,但其作品是否能称为文学作品还是需要具体的标准来评判的。文,闻不足以学文,学,知荣耻而后学。在我心目中,只有解学子之惑,引善学之风,达世哲之礼,成明智之人的书才算文学,四者具其一皆可。我认为当今的文学创作者,应该肩负起责任和使命,一个国家的文字是这个国家人民的魂,而文学作品则是这个国家人民的根,文学有高度,他们站的很高,高到在所难免的地步,所以他们身上的担子很大。我也坚信他们秉持的理念,他们的赤子之魂仍在熊熊燃烧,照亮了我们前行的每一寸土地。我愿追随文学先驱的脚步,万丈深渊,敢赴此躯,虽死无惧,无怨无悔。

坚持很难 贵在喜欢

红:最后一个问题了。你觉得文学创作给你带来什么影响?是什么让你开始了文学创作?又是什么让你坚持文学创作?你会一直坚持下去吗?

权:文学创作让我变得清醒,能够对周围的信号有足够多的认知,多读多写会让人变得超然,变得透彻。你可以想一想,我们的历史可都是人写的,何不跳出圈子活个明白呢。
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写作的,但可以确定是,我的喜欢是从阅读开始的。我这算不上坚持,但是就觉得吧,读书写作它和抽烟一样,上瘾。你看鲁迅当年给人把脉觉得不过瘾,后来换成了笔杆子,不一样成为“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大牛了吗?坚持很难,但贵在喜欢。

红:好的。谢谢你能抽出时间接受访谈。从你的回答中我看到了年轻一代文学创作者的态度和担当。希望你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权少青,笔名去年归鸟,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校园文学艺术委员会理事,郑州西亚斯学院文学社社长,曾担任龙子湖外设编辑,写散文、诗歌。作品《父亲》、《从未放弃》、《将行未远》、《影子》等发表于各大杂志、报纸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原墨风文学网 » 文青访谈第七期||活给自己的诗人(权少青)

赞 (5)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